看书迷 > LOL:膨胀就变强 > 第十九章承认别人强很难吗?

第十九章承认别人强很难吗?

    “letme啥时候这么菜了?”

    “这都能对拼输?”

    “哇!为什么会输给这种毒瘤。”

    “你们这些人,承认别人强很难吗?”

    “……”

    比赛直播间的弹幕区,不少网友,都在对此议论纷纷。

    不过在这茫茫的弹幕之中,终于是出现了一些支持许默的。

    真是不容易!

    比赛上。

    许默现在相当的膨胀。

    这种对拼能把细节卡的这么到位,并且还占据了绝对的上风,直接导致letme对线再次血炸,他感觉自己要飘了。

    许默的船长,选择的是多兰剑的出门,眼下的他在血线上有着绝对的优势。

    就算杰斯嗑魔瓶回复血量,但也不可能恢复很多。

    最关键就是,在对拼的时候letme就在嗑魔瓶,现在继续嗑,那他就只剩下一层的魔瓶了,在这种情况之下,杰斯基本上已经没办法真正跟半血的船长对拼了。

    仅仅是一个细节放眼,就让许默的船长彻底建立了上路的优势。

    眼下的letme非常的难受。

    两边发育到二级。

    许默直接加点e技能,并没有加点w。

    这真是看不起杰斯了。

    香锅的盲僧本来想要二级来上路gank一波,但是一看letme的血量,顿时心凉了半截,这要是还上去gank,要是厂长反蹲的话,那就彻底的凉凉。

    眼下这样,只能是暂时的放任船长发育一会,等到杰斯找机会回城之后再来。

    上路线。

    许默直接在自己的身旁放置一个爆炸桶,只要这个爆炸桶的存在,letme的杰斯根本就不敢轻易的再上前了。

    而船长自身,就站在那个位置一动不动,见到残血兵的时候,才会上去a一下。

    看上去,极为的嚣张狂妄。

    可letme却是拿他毫无办法。

    edg队内。

    厂长现在不知道说啥好了。

    他在想一个问题,自己是不是应该放开对于许默这家伙的一些偏见,虽然他很膨胀,但他的确是非常强。

    很多天才选手,其实多少都有些膨胀。

    只是那些人,并没有许默这么夸张罢了。

    事实上。

    就连厂长自己,也都是膨胀过。

    “你的野区我来养猪!”

    在这时候,厂长不由得想到了这句话,只是后来在世界赛上,被han国队伍疯狂军训,导致现在厂长自己,都膨胀不起来了。

    甚至因为去年的4396盲僧,厂长现在可谓是极度的低迷。

    他跟许默,完全就成了两个极端。

    ……

    “上路能杀吗?”

    在这时候,厂长悠悠的问了一句。

    虽然许默这家伙,膨胀的表示上路不需要帮忙,但是现在厂长刚好就在上半野区刷野,对面的杰斯这种血线,明显是可以有机会。

    为了赢比赛,厂长忍了!

    “本来这波吧,我自己也快能单杀杰斯了。”

    “不过厂长你要是来的话,那就是必杀!”

    厂长只能说,这家伙说话可真是讨厌。

    什么叫快单杀?

    前期的船长能单杀杰斯?

    不过在此之前,厂长对于许默的这些膨胀话有点无法忍受,现在似乎心里头稍稍的能接受一点了。

    绕视野往上路走,等到厂长的蜘蛛出现在上路三角草丛的时候,letme发现了蜘蛛,这会直接开始往后撤退。

    杰斯开启加速门。

    后撤退的速度,还是相当快的。

    不过许默可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在e技能3个爆炸桶cd转好之后,直接闪现三连桶炸到杰斯,瞬间形成减速。

    letme也知道情况不妙,毫不犹豫的交出自己的闪现。

    而此时的厂长蜘蛛直接飞天下来,一发预判结茧捆住杰斯。

    凉凉!

    letme现在的杰斯,虽然是站在塔下,但被蜘蛛捆住的话,那基本上就可以手离开键盘了。

    许默和厂长两人都直接上去打伤害。

    不过人头,却是被厂长的蜘蛛拿到了。

    上路,又一次诞生一血。

    香锅在这时候其实也是在上半野区,但他一看到杰斯被捆住,立马就开始往后撤退了,因为结局早就已经注定。

    ……

    “这波厂长gank成功,杰斯本来对线就没占优势,现在基本上意味着杰斯雪崩。”

    米勒看到这一幕,也是很直接的说道。

    “不得不说,edg的这个替补上单对线实力是真的有点强。”

    娃娃可是亲眼目睹着上路的这一波击杀的。

    如果不是船长的闪现三连桶,杰斯还真不一定会被击杀,所以娃娃才会这么夸一句许默。

    米勒也是点点头,对于娃娃所说的这些,他还是非常认可的。

    ……

    “哈哈!”

    “我船长要开始无敌了!”

    edg队内语音里。

    在这时候,其他的队员们开始听到了许默这家伙在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