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迷 > 宋朝败家子 >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妙计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妙计

    “寇将军,我有办法,或可让将士们不必付出这么大伤亡,也能把情报送出去。

    对,就算是有伤亡,最少一半人能活下来,将军,我有办法!”

    柯达激动地举着手。

    一半?

    这人怕是个疯子吧。

    寇远皱了皱眉:“你是谁,有什么话要说吗。”

    柯达走了出去,对寇远一拱手:“将军,我有办法。

    我有办法可以让我们冲出去救援,让这些将士们不必再拼死突围。”

    “什么、你说什么?”

    因为隔得尚远,寇远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此人八成是个骗子,或者说他害怕了。

    其实害怕也正常,可既然你害怕,为什么还来报名。

    “能够冲出去而不被敌人发现,如果运气好,这108人。

    至少有一半的人有活命的希望。”

    柯达还在继续说着。

    这不是瞎扯淡吗,契丹人又不是瞎的。

    你一半人怎么可能冲的出去?

    寇远脸色有些不悦:“你不会是说,想换上契丹人的兵服蒙混过关吧。

    那么本将军告诉你,你想到的,契丹人早就想到了。

    换上契丹人的衣服,这行不通!这招不灵。”

    柯达摇了摇头:“不是的将军,我有更好的办法。”

    “妖言惑众、胡言乱语,你再这胡说八道,本将军将你拖出去斩了!”

    寇远有些愤怒了,这厮是个神经病。

    还好,旁边的副将马邦德眼尖,他使劲瞪了瞪眼睛:“你过来,你、你是柯镇边的儿子?”

    此言一出,寇远不由得大吃一惊。

    只见柯达点点头,走上前去对着二人一拱手:“家父柯镇边,暂领檀州知州一职。”

    这还用说么,柯镇边寇远他当然知道,而且还很熟悉。

    只是,柯镇边这个胆小兔子,怎肯把儿子送出来送死。

    旁边的马邦德在他耳边嘀咕了一阵,寇远这才明白过来。

    此时他才郑重的打量起柯达,眼神中有了几丝的赞许:“嗯,柯衙内,你知道这次来参加死士是什么后果吧。”

    柯达点点头:“我知道,只是将军,今晚不宜行动,咱们能否借一步说话。”

    今晚不宜行动?

    今晚不会有月光,出城是最佳时机。

    听柯达这么说,寇远犹豫了一下,犹豫是因为对方的爹是柯镇边,不然他早就命人将柯达绑了。

    “将军,今晚既无星无月,契丹人必然也会想到此招,他们若是在城外点燃火堆,咱们一样的冲不出去。

    反而,更成了他们弓箭手的活靶子。

    将军三思,我真的有更好的办法。”

    柯达的坚持,终于让寇远有了一丝松动,旁边的副将马邦德在他耳边低声道:“寇将军,不如先听听这小子说说他有什么办法,再做计较不迟。

    这小子说的有几分道理,咱们今晚出城,敌人若是点燃火堆,出城的将士一样都是活靶子。”

    本来已经定好,今夜发动冲击。

    柯达的出现全盘打乱了寇远的计划,他思付片刻:“好吧,你说说看。”

    柯达却并不想当着众人的面说,他上前走了四步:“将军,可否借一步说话。”

    你这是被五步蛇咬了一口么,走了四步后还想借一步说话。

    寇远最终同意了他的建议,他和马邦德互相看了一眼,二人一齐点点头:“你跟我来。”

    营帐内,只有这三人,寇远目光冰冷的看着他:“说说吧,说出你的想法,为什么不肯在众人面前说。

    今日你说不出原因,就算你爹是柯镇边,本将军一样对你军法从事!”

    柯达混不理会他的威胁,直接走到营帐内的沙盘前自顾自的比划了起[连城来:“必须在大雾天突围。”

    这小子还真是大胆,寇远愣了一下:“什么?”

    柯达愕然回头:“进攻啊将军,必须在大雾天进攻。

    大雾天,契丹人就成了瞎子聋子。

    咱们就可以分而行之,不过在下认为还是赌一把,大伙儿集中在一块突围。

    咱们可以学几句契丹语‘塔赛白努、白亿日太、把搭以弟’(你好、回见、吃饭了没有)。”

    马邦德和寇远互相对望一眼,二人均自从对方的眼中看出来了惊喜。

    对啊,大雾天!大雾天出城,契丹人两眼一抹黑,即便是点燃火堆也看不清。

    这个时候,是他们出城的最佳时机。

    只要顺着一个地方冲,契丹人没了眼睛,是根本不可能阻挡住死士突围的。

    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宋军会从那个地方突围,就算是知道了,你也拦不住。

    马邦德倒吸一口凉气:“这别说是让一百零八死士突围,就算是把咱檀州的将士都撒出去一起突围,也能冲的出去啊。”

    寇远却摇了摇头:“不行,咱们都跑了,檀州百姓怎么办,檀州门户若是守不住,你我有何颜面面对朝廷。

    只是,什么时候才有大雾?”

    柯达耸耸肩:“这个只有天知道了,除了一个等字,别无他法。

    还有,此事一定要保密,除咱们三人外人万不可泄露半句。

    否则契丹人有了防备,此计便凶险了。”

    马邦德却脸显喜色:“大雾天好等,檀州这地方天寒,每每都会有晨雾出现。

    等到大雾天,咱们就可以让将士们冲出去求援了。”

    寇远点点头:“很好,柯衙内,你算是为咱们檀州立下了大功。

    本将军决定,这次就任你为都头,带着这帮人冲出去!”

    军都头,在宋代军衔可以分为四个等级——厢、军、指挥、都。

    都就是当时最低级的军中统领,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为步兵,一部分为骑兵。

    往下光是骑兵就有十三个枪手,十三个旗手,八十个弓箭手,如此看来,虽说是一军中职能最低级的将领,但也是至少统领了上百人。

    柯达早有领兵的梦想,他也不推辞:“末将领命,只是,将军,末将还有几个请求。”

    寇边心情大悦:“但说无妨。”

    “末将等人此去亦是九死一生,将士们这些时日可以休整等待大雾天的到来。

    这几日,能否让将士们吃的好点喝的好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