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迷 >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 第10章 晨练和早操(求推荐!)

第10章 晨练和早操(求推荐!)

    婚后没有抱着白晓蝶睡觉的第一个夜晚,想她。

    想念老婆睡不着的沈赋把今天跟交替人格白姗姗相处的经历写成文字,记录在自己的电子日记上。

    晓蝶总说她和另外几个人格无法直接交流,所以了解有限,以前通过日记,现在通过视频,才能了解到她们想让自己了解的部分,非常片面。

    现在沈赋决定由他来帮晓蝶认识她的交替人格,自己站在旁观者的视角,想必看的更全面。

    而且自己是写小说的,功力在这摆着,保证能让晓蝶更清晰且轻松地了解到她想知道的。

    一篇2000字的小作文写完后,沈赋打了个哈欠,真的要睡了,希望明天一早能看到自己的晓蝶吧,那个吃货总不能一直赖着不走吧,怪费钱的。

    ~

    次日一早,沈赋没有看到晓蝶,倒是万紫芊正忽闪着眼睛看向自己。

    “干嘛~”沈赋嘴上漫不经心,同时在被子里摸了摸,还好,今天穿着呢。

    “老舅,小蝴蝶一大早就去跑步了,她平时都起得这么早吗?”

    “什么?跑步?”沈赋“激灵”一下子,“哪儿呢?哪儿呢?”

    一秒记住

    沈赋想到了晓蝶之前说的话,难道是白胜男又回来了?!

    虽然嘴上说想跟她称兄道弟,不过想到这个女人的暴力因子,沈赋还是有些发憷,脑袋隐隐又疼了。

    他和芊芊站在窗户边,正好能看到公园里有一道靓丽的风景,绑着马尾的白晓蝶速度均匀地跑在公园的道路上,周围是一群望尘莫及,只能找棵树来靠的老大爷。

    这么远,沈赋也分辨不出这是白晓蝶还是白胜男,总之肯定不会是白姗姗的,如果晓蝶一直是白姗姗状态,现在早就是个球了。

    当“晓蝶”从公园回来,还拎着两套煎饼果子,三杯小米粥,几个茶叶蛋。

    “万姐,我回来了!”

    她把早餐放在桌子上,看着沙发上满脸问号的沈赋,立即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老公,我回来了。”

    沈赋知道了,这是他亲老婆!

    于是他也热烈地回应,抱起来就啃。

    刚刚从卧室走出来的万紫芊受到了一万点伤害,“过分啦,过分啦你们,这里还有个喘气的呢!”

    没想到向来腼腆的白晓蝶竟然道,“那我们回房间,不许偷听~”

    说完,她拉起沈赋就回了卧室,看的万紫芊一愣一愣的,啥意思?大清晨的,刚晨练完又要做早操?

    万紫芊拍着胸脯子,“作为一只单身狗,我做错了什么!”

    然后拿起一套狗粮味儿的煎饼果子就吃了起来。诶哟,不错哦,还是双肠双蛋的。

    把门关上,白晓蝶对沈赋道,“我知道昨天是白姗姗,不过万姐怎么回来了?”

    原来她是担心早上跟万紫芊聊天会露馅,所以早早出去跑步,估计沈赋该自然醒了,这才回来。

    “还不是担心你,连夜从芸南赶回来的,还特意给你带了一些菌子,”沈赋搂着晓蝶,“老婆,看到你真好。”

    “但是我不好,”白晓蝶摸着肚子愁眉道,“白姗姗太能吃了,下次你可要管着她点,上洗手间前我称了一下,都101斤了。”

    “她给你留视频了?”

    “嗯,留了,不留也知道是她~”

    白晓蝶没提那比钱的事,既然是白总赚的,等什么时候她来了,让她处置就好,对于金钱方面,两人早就很有默契了。

    “不过有件事很奇怪,”白晓蝶道,“昨天我录的那个视频被删掉了,不知道是白姗姗干的,还是其他人?”

    “应该不是白姗姗,”沈赋解释,“我知道秘密这件事,她应该还不清楚,昨天一直在努力伪装成你。”

    “那看来应该是其他人,或者就是那个第九人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又为什么要这么干。”晓蝶皱眉道。

    “那还要告诉她们吗?”

    白晓蝶想了想,“算了,既然有人不想让这层关系被戳破,就先不说了,你再遇到她们,就当做是我好了。”

    沈赋想了想,“要不咱俩想个暗号,如果我觉得不对劲,就用这个暗号,答对了就证明是你本尊。”

    “这个好!”白晓蝶眼前一亮,“想个什么暗号呢……有了!”

    她拉着沈赋的胳膊,“如果你觉得我不对劲,就亲一下我的左脸,我就会指着右脸说:这里也要。”

    这是一个很甜蜜的暗号。

    不过沈赋尴尬地摸摸头,“如果真的是你还好,如果不是你呢~”

    白晓蝶好笑道:“如果不是我,你以为她们会乖乖等着你亲吗。”

    “哈哈,有道理啊。”沈赋爽朗地笑着,如果是白胜男,估计直接就是一个过肩摔,并让自己放尊重些。

    白晓蝶看着沈赋,眼睛一眯,“昨天,你该不会亲白姗姗了吧?”

    “没有,绝无此事!”沈赋忙道,“她就只顾着吃吃吃了,我们话都没说几句,哦,对了……”

    沈赋强势转移话题,“我把昨天跟白姗姗经历的事情都写了下来,应该比她的视频更详细,包括对她的性格描写,看了之后,你应该会更了解她这个人格。”

    白晓蝶没想到沈赋这么贴心,“老公,谢谢。”

    “再说谢谢,信不信我把你埋了,太生分!”沈赋掐着老婆的脸蛋,“以后每次遇到她们,我都会记录下来,方便你更好地了解她们,控制她们。”

    白晓蝶点点头,心中却在发苦,自己好像有点控制不住她们了。

    她计算了一下,从中午白姗姗出现,到晚上睡觉,最少也有12个小时,以前白姗姗在几个人格里算是弱的,远不如男姐和白总。

    姗姗出来一次最多三四个小时,一顿饭的功夫,可昨天竟然占据了这么长时间。

    也不知道是她变强了,还是自己变弱了?

    沈赋把自己的小作文发给晓蝶,让她上班路上看,“先吃早饭。”

    看到桌子上的早餐,沈赋突然想到,“哎呀,还有半个龙虾披萨呢。”

    白晓蝶摆摆手,“我可吃不动了,我吃茶叶蛋小米粥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