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迷 >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 第15章 晓蝶变装(求推荐!)

第15章 晓蝶变装(求推荐!)

    迷糊混沌状态的沈赋立即清醒,被吓醒的,还以为晓蝶出事了。

    “你是谁,你把我老婆怎么了!”沈赋嘶吼道。

    “是我,我啊!”对方忙解释,“民警你郭哥!”

    “郭警官啊~”沈赋用有些沙哑的嗓音问,“你刚才跟我说什么?”

    “你跟老婆又闹别扭了吧,你老婆又离家出走了吧!”民警老郭一副“很懂”的语气,“别说没有,我们在酒店都看到她了~”

    原来今天有片区例行的酒店查房行动,好巧不巧,抽查过程老郭见到了白皎月。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沈赋绿了,然后想到自己家里那只母胎单身的姑娘。

    后来才确定,房间里就只有她一人,或者说在那个时间节点,只有她一人。

    不管什么情况吧,老郭觉得小沈这孩子不错,是真的爱老婆,所以特意向他通风报信。

    “我这么做可是没有纪律原则的,你快去吧。”

    “郭叔,啥也不说了,改天请你喝酒!”沈赋对此表示了诚挚的感谢。

    记住网址m

    如果自己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知道了,当然要守护在老婆身边。

    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多重人格确实是一种精神类疾病,其他人格什么时候会跳出来,会干出什么,谁都不好说,不确定因素太多。

    沈赋立即起身穿衣,来到了就在小区不远的那家酒店。

    他没有惊动白皎月,而是默默在妻子隔壁开了一个房间,把断掉的美梦又续上了。

    梦里的老婆一分为九,九个晓蝶向自己扑了过来,或高冷,或妩媚。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害怕,拼命逃跑,这种情况不应该冲过去跟她们打成一片吗?

    跑着跑着,后面的老婆越来越多,从九个变成了几十个,上百个。

    他就像阿甘一样,一直奔跑,永不停歇,跨过了山河大海,又越过人山人海。

    跑着跑着,后面没人追了,他也忘了为什么跑,但却停不下来。

    他跑到了自己支教的地方,跑回了自己家乡,跑到了自己曾留下过足迹的所有地方。

    所以,第二天一早,他脚抽筋儿了。

    “哎呀呀~”沈赋揉着脚踝,时间尚早,他准备叫晓蝶起来去楼下吃个早饭。

    隔壁房间,晓蝶起得更早一些,她已经把白皎月留下的所有视频和文字资料都看过了。

    这家伙,自己喜欢玩那些高风险就罢了,竟然还从老公那里忽悠了6000万炒股!万一赔了呢!

    正想着该怎么跟老公解释这件事,门铃响了,过去看了看,哎呀,曹操……不是,老公来了!

    打开门,沈赋二话不说,先找她左脸上亲了一口。

    白晓蝶愣了一下,终于反应过来,暗号!

    “哦,这里也亲一下吧~”白晓蝶指着右脸,笑得甜美。

    沈赋“嘿嘿”一笑,用脚把门一带,直接亲上了嘴。

    老公很狂野啊,白晓蝶好不容易争取到了说话的机会,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啊?”

    沈赋不能出卖郭警官这样的好人,就说昨天视频的时候,自己通过房间布局猜到是家里附近的这家酒店。

    白晓蝶“哦”了一声,随即又问,“凭酒店房间的布局就能猜到是哪家酒店,老公你对这酒店很熟吗?常来?”

    沈赋反应很快,“当然了,结婚的时候,亲朋好友就是安顿在这里的啊。”

    白晓蝶“噗嗤”一笑,本就没有怀疑他的意思,逗他玩呢。

    “对了,昨天是白皎月你知道吧,怎么把积蓄都给她了?”

    “我知道啊,不是你说的吗,她很擅长投资和经商之道,堪称你人格里的卧龙凤雏~”

    “白总确实很强,但那毕竟是半个亿啊,她又不能全程盯着股市,还是有风险的。”

    “你这么说的话,那我现在还有机会要回来吗?”

    白晓蝶摇摇头,“没了,她自己也投了9000多万,暂时取不出来。”

    “啥!我老婆这么有钱啊,我以前怎么不知道!”

    “是她的钱,跟我没关系,平时她的钱都是单独一张卡的,密码我都不知道,”白晓蝶解释道,“不过她说了,有她在,我们就饿不着。”

    沈赋听出来了,白皎月在几个人格里就像是大姐姐一样的存在,是赚钱养家的角色。

    沈赋道,“那就这样吧,你信任她,我信任你。”

    “谢谢你老公,”晓蝶用脑袋顶着沈赋的胸口,“你还特意跑过来开房间陪我。”

    沈赋把媳妇儿搂紧一些,“那你有什么奖励没有啊。”

    “奖励?”晓蝶读懂了沈赋的暗示,羞道,“你的脑袋这样,没关系吗?”

    “昨天我去了医院一趟,医生说了,不影响干正事。”沈赋盯着晓蝶逐渐变红的脸蛋,知道这事儿成了。

    房间温度开始升高,晓蝶的手都已经放在睡衣带子上了,但沈赋却加了一个要求,“老婆,昨天白皎月买了高跟鞋和丝袜,你要不要穿上那个试试?”

    白晓蝶看着床边的黑丝,抿着嘴,思想斗争了一下,最终点点头。

    她边穿边问,“白总说过我不会穿衣打扮,你是不是也这么觉得啊?”

    “哪有!”沈赋帮她把红色高跟鞋拿过来,“你以前走的是乖乖女路线,偶尔变换一下风格,有助于增进夫妻感情撒。”

    说着又从她包包里翻出了口红,“我来帮你涂~”

    当沈赋把晓蝶笨手笨脚穿上的丝袜亲手脱下来的时候,他忍不住产生一种错觉,感觉自己身下的并不是晓蝶,而是白皎月。

    这种想法让他有些警惕,自己明明爱的是晓蝶,为什么这时候会想别的女人,哪怕那个女人就是晓蝶的另一种表现形式也不行啊!

    想到这,沈赋停下动作,甚至有些看不起自己,他无意做圣人,年少轻狂的时候也做过很多荒唐事,尤其是男女关系方面,比蜘蛛网还复杂,但那时候自己孑然一身,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可现在不一样,他对这个身世凄苦的女孩做出过承诺,这辈子,就她了,非她不可!

    见老公不动了,晓蝶不解,“怎么了?”

    沈赋摆摆手:“你还是做回自己吧,我看你很不习惯。”

    晓蝶嫣然一笑,“你也为了我习惯吃辣,我为什么不能为了你做一些尝试呢。”

    见沈赋还愣着不动,晓蝶翘着高跟鞋翻了个身,纤纤玉指在沈赋胸口戳了一下,“你躺好,闭上眼~”

    沈赋:“这这这……”

    (上推荐了,求投资,求本章说,求推荐票啊!老佛给大家阿弥陀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