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迷 >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 第23章 不想去上班,除非当保安!

第23章 不想去上班,除非当保安!

    单杠上的女孩确实不是白晓蝶,还是白胜男。

    这是她第一次过了夜之后依然还在,感觉很新奇,仿佛自己才是这具身体的原主。

    不想辜负好时光的她都没来得及体验睡懒觉的美妙,就立即出来跑步,她要为那几个懒货开个好头。

    晓蝶家环境确实不错,旁边就是公园,对面刚刚返校的北舞妹子也会过来慢跑,一个个的,跟她似的这么好看。

    当她完成了100个常规引体向上后,大爷大妈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她又开始了单臂引体向上。

    这下子她终于成为了话题中心,周围锻炼的人都围了过来,跟看稀罕似的。

    一个小女孩能做到这种地步,实在罕见。

    虽然晓蝶的力量还不够,但好在体重也低,所以对于掌握了核心发力技巧的白胜男来说,这并没有很难。

    所以真不知道为什么晓蝶高中体测的时候还要叫自己出来,就五个引体向上啊!

    当人越来越多,还有人开始拍照拍视频,白胜男立即想到昨天沈赋说的,让自己不要太出风头,于是准备离开,“让一下,让一下。”

    “美女,微信了解一下吧,有空一起游泳健身啊。”一个年轻小帅哥露出一个自认为可以颠倒众生的油腻笑容,却不小心暴露了自己的兼职。

    一秒记住

    白胜男打量了他两眼,感觉比沈赋那个书生还单薄,略略略~

    “不好意思,我已经结婚了。”

    此言一出,心碎一地,然后还有人在这碎成渣的心上踩上两脚。

    “老婆,回家吃饭了!”沈赋突然出现,穿过拥挤的群众演员,抓住白胜男的小手。

    白胜男稍作犹豫,就任由他手拉手带自己离开这个是非地。

    走到没人的地方,白胜男忙解释,“你不要认错人哦,我是你大姨子。”

    “你是我大姨子,不过我拉的是我老婆的手,这没问题吧。”沈赋强词夺理道。

    白胜男刚要反驳,沈赋又拉着她的手心疼道,“你看你这手,才一个早上就磨出茧子了!”

    “我没事的。”白胜男不在乎道。

    “我有事!”沈赋惋惜不已,“影响手感!”

    白胜男完全听不懂他在讲什么,奇奇怪怪的。

    沈赋又道,“还有啊,你锻炼就锻炼,怎么把人都引过来了,还想红一把啊。”

    “这也怪我?我就是简简单单地练了两下,是他们少见多怪啊,”白胜男挥挥手,“算了算了,我不在这练了,我去健身房。”

    “不行。”沈赋摇摇头。

    白胜男拍拍沈赋的肩膀,“我知道,你是担心我在健身房招蜂引蝶,这个你还是可以放心的,晓蝶跟你都已经结婚了,我肯定不会做什么破坏你们夫妻感情的事的,我这个人还是很讲究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老沈你到底几个意思啊!”白胜男急了。

    “我的意思是,你现在要去上班了,等忙完一天的工作,如果你还有精力,我可以陪你去健身房。”沈赋微微一笑,但白胜男的表情却瞬间僵化,宛若五雷轰顶。

    “上,上班?!”

    “对啊,你都毕业两个多月了,不上班怎么行,”沈赋拉着她的胳膊,“我们先吃早饭,考虑到你可能对路线不太熟,我可以送你去银行。”

    “不是,我哪会儿上班啊!我能请假吗?”白胜男一个头两个大,白总能替晓蝶上班,甚至能做得更好,可自己哪会银行那些工作啊。

    沈赋:“应该不能,今天是这个月最后一天了,应该是没有请假条了,所以,麻烦大姨子替我老婆上一天班吧。”

    “我可以拒绝吗?”

    “这个月是晓蝶入职的第三月,也是实习期最后一个月,这种关键时刻请假,你说呢,别任性,这可是事关你们姐妹俩未来事业的大事。”

    “可,可……”

    “好了,啥也不说了,吃了早饭去上班吧,大不了,早饭咱多吃点,这顿我请了。”沈赋故意一本正经道。

    其实看在沈赋的面子上,向钟行请个假并不是问题,但他就想吓吓白胜男,所以暂不说破。

    因为上班这件事,白胜男吃着冒着热气,加了鸡柳、香肠、双蛋的煎饼都不香了。

    “老沈,请病假都不行吗?”白胜男还在做垂死挣扎。

    沈赋:“晓蝶从来不会因为自己的私事耽误工作,我觉得你应该维持住她这种高尚的品质。”

    白胜男唉声叹息道,“那我去了银行能不能换个岗位啊,我觉得保安挺适合我的。”

    “保安是维持秩序的,你当保安,只会制造混乱,”沈赋笑道,“你自己长多好看,心里没点逼数吗。”

    虽然是被夸了,但白胜男内心一点喜悦都没有,只有无尽的悲凉。

    “她上学的时候那些课程也没让我上过啊,都是有体测、登山、打群架这种活儿的时候才叫我!”

    沈赋视若无睹,其实他是在想事情。

    为什么最近副人格出现的这么频繁,按照晓蝶的说法,再结合两人认识这两年的经历,她的副人格出现的频率确实不高,大概也就她说的,其他几个加起来占20%的样子。

    自己在恋爱期间,有过明显觉得不对劲的,也就那么几次,平均一个月都轮不到一次。

    可现在呢?

    好家伙,短短三天,出现了三个副人格,白胜男不仅出现了两次,还过了个夜!

    虽然偶尔接触一下这些副人格还蛮有意思的,就像是老婆在玩角色扮演,但如果老婆一直沉浸在扮演的角色里,那谁受得了啊!

    那不相当于每天换个新老婆吗,咱可是正经人啊!

    所以,我的晓蝶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思及此处,沈赋手上的煎饼也不香了。

    这对男女正唉声叹气着,白胜男的手机响了,她瞅了一眼,“小雅?这是谁啊?”

    “你银行的同事,”沈赋吓唬她,“估计是要问你怎么还不上班。”

    “还没到八点,不至于吧?”

    “你接电话问问啊。”

    白胜男有些不敢,上班这件事真的太难为她了。

    还是沈赋帮她按了接听键,白胜男只能硬着头皮道,“小雅,什么事啊?”

    “晓蝶,今天不是说好去考科目一的吗,我们在哪儿会和啊?”

    “啥?科目一?”

    “对啊,驾照考试科目一,咱们假都请好了,有你陪着,我安心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