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迷 >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 第25章 没有人比我更懂婊

第25章 没有人比我更懂婊

    白晓蝶看着屏幕上的题目,兴奋地无与伦比!

    原本她正在参与银行的抢劫演习,然后突然就从这里醒了过来。

    虽然是第一次来,但她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在干什么!

    科目一现场!考试!

    天啊,自己竟然在考试!

    从前面考了一半的糟糕情况来看,上一个交替人格肯定不是考儿。

    她看了一眼自己手掌上的茧子,猜到中间出现的应该是男姐,男姐真菜~

    不过没关系,就让自己来拯救这场考试吧!

    自从白考儿觉醒后,晓蝶再也没参加过这种正式考试,应该有十几年了吧。

    考试的感觉,陌生又亲切!

    其他人都点击确认离开了,空旷的考场内,晓蝶看着最新一题。

    一秒记住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最新一题竟然是手势题。

    “请问下图交通警察手势是什么信号?”

    A、靠边停车信号

    B、左转弯待转信号

    C、减速慢行信号

    D、左转弯信号

    晓蝶最发憷的就是手势题,总感觉很容易跟红绿灯起冲突,让她纠结不知道该听谁的,到时候脑子一乱,车子肯定完蛋。

    她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所以不能想太多,最终选了B。

    然后这道题“红了”,意思就是错误,她的这次考试,结束了!

    晓蝶的内心是崩溃的,十几年了,好不容易有一次轮到自己考试发挥,结果只做了一道选择题就结束了!

    我想要证明自己,难道就这么难吗!

    正当她坐在那愁绪满天飞的时候,其他人都走光了,监考官吼了她一声,“还不准备第二次考试,愣着干嘛呢!”

    “啊?”白晓蝶怔了一下,“啊!”

    她想起来了,可以考两次的,自己还有机会!

    然而当第二次她坐在电脑前的时候,一阵困意袭来,这不是什么好征兆。

    是考儿,你要来了吗?

    白晓蝶坚定地死死盯着屏幕,内心呐喊道,“考儿,这次考试我准备了好久,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我知道你很想考试,下次,下次一定让你考!”

    ……

    沈赋在外面等着,见好几拨人都出来了,晓蝶她们还没出来,他记得自己当时也就花了20分钟就成功了。

    白胜男到底还是不靠谱啊,难道她没有请白考儿那位大神出来?

    沈赋还挺想认识认识一下她呢,那可是考试之神啊!挂墙上能庇佑万世子孙的。

    他从车子里出来,张望着考场大门,这时人群中一个穿着短裙,身材火辣,长得也还行的女人看到了他。

    准确讲是先看到了他的车,然后才看到了他这个人,女人立即精神大振,袅娜地走了过来。

    “帅哥,你有女朋友吗?”

    当代都市女性,都很直接的,一句话表明了“撩”的态度。

    沈赋摇摇头,“没有。”

    女人撩了撩自己的长发,“那你现在有了。”

    沈赋礼貌道,“我话还没说完呢,我没女朋友,但有老婆。”

    女人吃了一瘪,却不肯服输,价值起码在100万以上的保时捷卡宴,这也就算了,她努努力,也能接触到这个级别的青年才俊。

    可最重要的是他手上那块表啊,她就是卖表的柜员,她太懂表了!

    江诗丹顿传袭系列里最贵的一款之一,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价值应该不低于500万!

    如果一个吊丝戴这样的表,她不用细看就可以断定是假货,除非自己遇到了网文男主。

    但开着一两百万的豪车,怎么可能戴假表呢,那辆车就是这块表的真品鉴定书!

    一个能戴五百万表的人,那身家肯定不会低于一个亿啊!

    关键这个男人还这么年轻,帅气,挺拔,这太优质了!

    于是她暂时放下脸皮,又向前一步,“老婆是老婆,女朋友是女朋友,你不介意在老婆之外多一个女朋友吧~”

    这女人还算克制,没直接建议他换个老婆。

    沈赋依然保持风度,“介意的,我老婆超漂亮,而且她比跆拳道黑带还能打。”

    “原来是个怕老婆的男人啊,没劲!”女人见自己实在啃不下这根硬骨头,不禁气急败坏,恶语相向。

    沈赋只是微微一笑,借用了某句名言,“没有怕老婆的男人,只有尊重老婆的男人,小姐你现在有点不尊重你自己哟。”

    这时小雅出来了,东张西望,沈赋对她招招手,她立即朝这边走来。

    懂表女子也看到了她,就这?

    也就小有姿色吧,而且看着也不像是很能打的样子啊,有点八字眉,所以给人感觉很好欺负很好说话的样子。

    于是女人转身就冲小雅迎了过去,沈赋还以为她要挑衅呢。

    结果女人笑着走到小雅面前,递了一张名片过去,“你好,我是绿蒂表行的安妮,如果需要买表,可以找我,那就不打扰您和您先生了,再见。”

    她这番操作让小雅有点懵,小雅走到沈赋面前,因为见沈赋刚刚跟那个卖表的站在一起,所以问了一句,“沈老师,你朋友啊?”

    “不是啊,她问我去望京多少钱,我说我不开滴滴。”

    “那个女人好奇怪的,还问我买不买表,我有手机呢,要表干嘛。”小雅也跟着吐槽。

    沈赋结合小雅的说法,倒是有点理解了,毕竟认识晓蝶前,他跟这类女人打得火热。

    这女人估计是把小雅当成自己老婆了,所以递了名片,因为小雅看到他们俩说话,会产生怀疑,到时候八成要找过去。

    之后嘛,要么就是使用话术,离间这对恩爱夫妻,自己没准真有机会上位,要么就趁机高价卖出一块表,里面的提成可不少呢,说不定买车的首付钱就有了。

    所以怎么都不亏。

    沈赋是写小说的,喜欢观察人,也爱瞎琢磨,现在他又开始琢磨,“晓蝶怎么没出来啊?”

    “她好像第一次没考过,我是想叫你去里面等等。”

    沈赋点头,跟她进了考场里面,又一波考生走了出来。

    两人在人群中看到了晓蝶,沈赋定睛一瞧,这状态,不像白胜男啊。

    交替人格里,他跟白胜男接触的时间最长,了解最深。

    最起码一点,男姐走路那可是虎虎生风,妥妥的女汉子,就算极力伪装,也跟其他人格不同,所以这个低头走路的肯定不是她。

    所以是晓蝶还是白考儿呢?

    沈赋走上前,当着那么多考生,陪考,考官的面,扶着她的肩膀,在对方左脸上亲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