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迷 >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 第26章 隆重的庆功宴(求推荐!)

第26章 隆重的庆功宴(求推荐!)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正文卷第26章隆重的庆功宴虽然这么多人,两个人的小动作不太容易被关注,但谁让这两人是现场最帅和最好看的呢。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们身上,小雅更是双手捧心,羡慕+10086!

    沈老师也太酥了吧,都结婚100多天的老夫老妻了,这种场合还要亲亲的吗!是不是还要抱抱举高高?

    晓蝶这简直就是生活在偶像剧里的女主角啊!

    面对这么多审视、玩味、怂恿的目光,白晓蝶心虚了。

    按照他们暗号来做,那样会不会太招摇了,可不走暗号流程,老公肯定会把自己当成别人,而且会极大影响暗号的权威。

    为了暗号的权威,晓蝶红着脸指了指右脸,“这边也要。”

    此言一出,现场好多情侣都对彼此的另一半投来不满的目光。

    沈赋则心花怒放,我的晓蝶回来了!

    他兴奋地在晓蝶右脸,左脸,脑门,鼻尖上都亲了一下,还抱着她转了两圈,他太开心了,这种感觉就好像老婆出了趟远门,刚刚回家。

    小雅:果然有抱抱举高高!

    一秒记住

    最后沈赋才问,“考的怎么样?”

    晓蝶兴奋道,“100分,而且这次是我自己考的!”

    此言一出,距离他们最近的一名考官立即神情严肃起来,急忙跑回去调监控,他感觉这里面可能存在舞弊的情况。

    当然,他肯定要无功而返了。

    晓蝶也意识到自己有点亢奋,立即收声,等只剩他们俩了再慢慢说。

    小雅也考了100分,但她完全不能理解晓蝶为啥这么兴奋,像她这种省高考状元,年年都拿奖学金的青华学霸,不应该是非常淡定的吗。

    晓蝶吐吐舌头,忽悠道,“因为这是考驾照啊,马上就能合法开车了~”

    不过前面合法开车的沈赋知道,这是因为她第一次靠自己的本事拿到100分,很奇怪,这次白考儿竟然没出来。

    因为到中午了,沈赋带两女吃了个饭。

    “两位都考了满分,可喜可贺,这顿我请了,今天一定要吃的隆重一些,来一盘小葱拌豆腐,一盘花生米,一个土豆丝,一个炒青菜,再来个硬菜,西红柿炒鸡蛋。”沈赋开始点菜了,多整几个,隆重些嘛。

    菜可以隆重,但不宜太好吃,他担心好不容易才回来的晓蝶又被那个吃货挤走。

    小雅看的目瞪口呆,沈老师生活这么朴素的吗,还是现在网文行业也寒冬了?作家们都吃不上肉了?

    桌子底下晓蝶轻轻点了一下沈赋的鞋,拿过菜单,“还是我来吧,来一份烤鱼,然后……”

    她虽然不是大手大脚的性格,但也不能用全素宴招待同事啊。

    那边小雅有些尴尬,“沈老师送我们来考试,耽误了半天时间,这顿还是我请吧。”

    晓蝶笑道,“下午一起逛街,晚上那顿你请。”

    晓蝶也没有充大户,留出了让同事表现的机会,从小仰人鼻息的生活环境让她在情商这一块拿捏的死死的。

    中间小雅去了一趟洗手间,沈赋抓紧时间问,“香喷喷的烤鱼端上来,你不怕白姗姗出来啊?”

    “我才刚回来,不会那么容易被她抢夺控制权的。”晓蝶自信道。

    沈赋又问,“那这次白考儿怎么没出来啊?还以为她会替白胜男考呢。”

    晓蝶解释道,“因为我是主人格,她们想要切换人格,都要通过我,所以首先男姐要切换到我身上,然后考儿才有机会,不过考儿这次还算善良,让我自己考了,我感觉得到,她差一点就成功了。”

    说着晓蝶想看看手机里白胜男给自己留了什么,沈赋道,“还是我来说吧。”

    他简单把昨天下午到目前为止发生的事讲了一遍,重点就是抢银行演习和自己的部分坦白。

    “我跟她说,我知道你们是双重人格的事了,要不以她对我的戒备心,肯定要往外跑,这样她跟我算是达成和平共处的局面了。”

    晓蝶点点头,“这样也好,其他姐妹不会像男姐那么冲动,她自觉骗不过你,肯定要躲开你的。”

    “她对自己的智商倒是很有自知之明,”沈赋笑笑,随即又担忧道,“晓蝶,你有没有感觉到,自从你跟我坦白之后,交替人格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了,感觉你连一半的时间都占不到,今天早上没有看到你,我都担心坏了。”

    晓蝶轻抚着沈赋的手,“可能是月底了,工作太忙,我只要感觉到疲惫了,她们就会变得比较活跃,这很正常的。”

    “这样啊,那就不要让自己那么累嘛,平时要学会摸鱼,”沈赋蛊惑道,“要不咱们请个婚假怎么样?”

    晓蝶噗嗤笑了,“哪有你这样的,我们是结婚之后才入职的。”

    沈赋惋惜,“不该在你毕业前就结婚的,亏大了,婚假没得,份子钱也只出不进~”

    说着小雅回来了,两人暂停了刚刚的话题,但晓蝶心中其实并不像她表现的这么轻松,刚刚其实是在安慰老公。

    她刚才说的没错,一旦自己累了,疲惫了,副人格就会变得活跃,频频取而代之,人格的切换更像是她精神上的放假,只要不是切成男姐,身体也会得到休息。

    可实际上,这段时间她并没有很累,但她们几个却比往常更活跃,甚至出现了男姐过夜的情况!

    副人格过夜这种事很少见,基本只是白总有过,其他人,就算男姐也是第一次。

    晓蝶心不在焉地吃着饭,是不是大家越来越强了?难道将来大家会平起平坐?而自己只能获得老公九分之一的时间?

    如果真的是这样,虽然会很痛苦,但晓蝶觉得自己勉强能接受,毕竟她们是自己的一部分,总不能只有自己享受这大好世界。

    她可以把吃饭的时间让给姗姗,锻炼的时候让给男姐,赚钱的时间留给白总,其他零碎时间自己也都可以不要,只要给她留下和老公朝夕相处的时间。

    可她就担心,担心自己的时间会越来越少,越来越少,直至消失!

    “晓蝶想什么呢?”沈赋发现了晓蝶的心不在焉。

    “哦,想科目二呢~”晓蝶随口道,“听说科目二特别难。”

    “我也听说了!”小雅在一旁附和。

    沈赋宽慰道,“根据我的经验,听话的女学员更容易过科目二,放心,没事的。”

    晓蝶点点头,“我去下洗手间。”

    确定里面只有自己一个人,晓蝶拨了一个电话,“喂,请问是苏郁青苏医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