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迷 >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 第30章 她也不容易

第30章 她也不容易

    心理医生,青华硕士,也叫龙舞,所有的条件都指向同一个人!

    白晓蝶后悔了,可惜已经到了目的地,现在想逃都来不及了,只能硬着头皮被老公领了进去。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临时吃了两片雪饼,填填肚子,防止白姗姗突然出来搅局,这种复杂局面不是她那个智商能处理的。

    “先生几位?”

    “一位姓龙的小姐定了位子。”

    “哦,龙小姐的客人,楼上请。”

    推开精致包间的大门,就见一个短发的漂亮女人坐在当中,因为中午比较热,所以外套放在一旁,穿的很清凉,一副没把两位当外人的样子。

    “老同学好久不见啊!”龙舞热情地起身,她张开了双臂,但沈赋伸出了右手。

    沈赋反应很快,但龙舞没让他得逞,一掌拍开他的右手,还是把他抱了个满怀。

    不过这个过程很快,一触即松,并不算失礼。

    松开心情复杂的沈赋,龙舞又给了白晓蝶一个火热的拥抱。

    一秒记住

    “这就是你的小娇妻吧,真可爱呢~”

    龙舞身高超过一米七,有着模特一般的身材,又穿着高跟鞋,居高临下地评价晓蝶可爱倒是有那个资本。

    不过这次沈赋反应却很激烈,一把抓住龙舞的胳膊,把她从晓蝶身边拽开。

    “你在米國待久了,热情过头,容易吓到国内的小朋友。”沈赋把晓蝶搂在身边。

    “你比你老婆大7岁吧,”龙舞算道,“所以你上大学的时候她还在上小学,嗯,果然是个小朋友。”

    “小舞姐你好,”晓蝶主动应战,“因为我跳过级,所以他上大学的时候,我上初一。”

    龙舞耸耸肩,“感觉还是小学生更刺激,坐吧坐吧。”

    龙舞把菜单交给沈赋,“你点吧,我们两个爱吃什么你应该都知道。”

    这话说的,就连白晓蝶都听出来了,这两人以前关系还真的不一般。

    于是她问,“小舞姐,你们两个大学是一个班的吗?”

    龙舞摇摇头,“他是历史学院的,我是心理学院的。”

    “那你们怎么会认识呢?”

    龙舞笑了,“沈赋,你老婆不放心哟~”

    沈赋来回答,“通哥跟她们寝室的一个女生是一对,所以我们两个寝室经常联合行动。”

    龙舞补充,“后来石世通和娇娇分手了,但咱们两个的友谊却保住了。”

    “那你们……”晓蝶想问,你们的友谊纯吗?

    但龙舞却抢先一步,“晓蝶,我怎么觉得你的声音有点耳熟啊。”

    “啊,没有吧~”晓蝶开始有些慌了,“我们毕竟是第一次见面。”

    龙舞微微一笑,“说不定哦,听沈赋说,你是青华的,今年毕业的话,16年入学,16年我还在青华读研究生呢,有可能见过。”

    “或许吧,”晓蝶转移话题,“老公,我想吃虾球。”

    “好,那就点个球,”随即沈赋对龙舞道,“你们还真有可能见过,晓蝶是双学位,其中一个是心理学学位,说起来还算是你师妹呢。”

    “啊,真的吗!”龙舞看着白晓蝶,脸上笑容更玩味了,“那你认识云澜教授吗?我是她带的研究生。”

    “认识啊,晓蝶也上过云教授的课。”沈赋替老婆答道。

    “哦~”龙舞意味深长地笑笑,“我去一下洗手间。”

    “小舞姐,我也想去,一起吧。”白晓蝶紧随其后。

    沈赋感慨女人的友谊,这么快就发展出了一起上厕所的友情。

    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不对劲了,晓蝶该不会是想套龙舞的话吧?

    她这是吃醋了?

    想到这,沈赋竟然还有点窃喜,两人认识之后,由于沈赋过于洁身自好,自觉抵制一切诱惑,所以一直没给晓蝶吃醋的机会。

    沈赋总觉得这是一种遗憾和缺失,仿佛没有被自己的爱人重视过。

    现在好了,龙舞回国,晓蝶应该会有一些危机感了吧,至于龙舞,她应该能够实事求是,不会乱说话吧?

    洗手间内,龙舞笑着看向晓蝶,“小白学妹,下午的就诊需要提前到现在吗,如果是工作时间之外的咨询,我可以免费的。”

    晓蝶摇头,“谢谢学姐,不过下午的预约可以取消了。”

    “为什么?”

    “因为我不希望找一个跟我老公是朋友的心理医生,我觉得我们不适合存在医患关系,我会另外找一个心理医生的。”

    “你担心我会把你的情况告诉沈赋,你在质疑我的职业精神?”

    “不是,我只是担心自己没法向你完全展示内心,会有所保留,影响判断。”白晓蝶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也算坦诚了。

    但龙舞却不想放过这个潜在客户,“我不同意,我坚决不同意,你知道内地的心理医生有多难吗,我一直没开张,你是我的第一个客人,如果连你都不照顾我的生意,我这个月的房租怎么办啊!”

    白晓蝶诧异地看着这位高挑御姐,“你昨天不是这么说的,你说你的预约很紧张,每天都有很多人排队找你咨询,你是看在师姐妹的关系才让我插队的。”

    “那些不过是话术而已,显得我生意火爆啊,我今天还安排了好几个托儿去我的诊所呢,饭馆都知道用这招,虽然老套,但真有效啊,”龙舞真诚地握着晓蝶的手,“好师妹,你就来吧,让姐姐开个张好不好,我可以跟你聊聊沈赋上学时的糗事。”

    晓蝶无疑是善良的,对陌生人她都不吝惜自己的帮助,更何况是老公的好朋友。

    最终她同意了,到时候自己走一趟,敷衍一下她好了,要想真的解决问题,还是要另外找一个。

    见晓蝶同意了,龙舞笑道,“那现在我可要真的方便了,要一起吗?”

    晓蝶转头就走了。

    龙舞的笑容也渐渐收敛,“小姑娘还真是好骗,这就是学历的差距啊,所以女人还是要多读书,那么急着嫁人干嘛~”

    晓蝶完全没意识到龙舞在满嘴跑火车,信以为真,所以吃完饭,她还偷偷结了账,她不希望高消费的午餐增加龙舞的负担。

    沈赋都笑了,“老婆,小舞姐说她请客,怎么你买单了。”

    “小舞姐回国,理应是我们接风洗尘啊。”晓蝶义正言辞,随即小声在沈赋耳边道,“她也不容易,我们请吧~”

    然后出门,晓蝶就看到了龙舞的车,那个牛标,应该是叫兰博基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