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迷 > 云少的替身娇妻 > 第1190章 这就足够了

第1190章 这就足够了

    第1190章 这就足够了

    虽然余悦说温玉梅早在二十四年前就死了,可温昕还是想要查到她。

    既然余悦是温昕的表姐,那查起来就比之前容易多了。

    王俊鑫首先让人查的是余悦的老家,余悦是川省贡城人,老家来自乡镇,其父母目前还在老家。

    于是王俊鑫和温昕得到准确的地址后迅速的前往了余悦的老家,当然,他们去之前并没有告知余悦。

    按照地址找上门去,这才知道余悦的父母早就不在人世了,只有余悦的叔叔一家还在,他们在镇上的菜市场里有个猪肉摊位卖猪肉。

    “余悦?她早就死了。”

    余悦的婶婶说:“她死了二十年了,你们怎么突然想到要找她啊?”

    余悦死二十多年了?温昕被这人话吓了一跳。

    “叔叔,阿姨,你们是不是记错了,我......我国庆才见过余悦啊。”温昕赶紧说。

    “那你们见到的估计就是同名同姓的一个人吧,肯定不是我侄女余悦。”

    这位六十多岁的男人说:“余悦这个名字也是很常见的啊。”

    “我见的是这个。”温昕赶紧把国庆期间和安瑾年一起跟余悦和朱云梅俩人的合约照片拿出来,然后用手指着照片上余悦对这位男子说。

    “哦,你说的是她呀。”

    男子看了温昕的照片一眼对自己的老婆说:“你看看,这是不是温家那丫头?”

    “我看看......”

    余悦的婶娘过来看了下温昕手机上的照片,皱着眉头说:“是倒是,只是她这么多年怎么都没变老?”

    “听说人家在外边找到钱了,嫁了有钱人,保养得好呗。”余悦的叔叔没在意的说。

    “这人叫余悦。”

    温昕赶紧说:“你们确定,她不是你们的侄女吗?”

    “哎,她叫啥余悦啊,她叫温玉梅。”

    余悦的叔叔直言直语的说:“温家那丫头,当年唱歌唱特好听的那个,听说后来当歌星了......”

    “温.......温玉梅?”温昕的身子当即摇晃了下,幸亏王俊鑫在一边伸手扶住了她。

    “叔叔,你们是不是记错了,这人叫余悦,她现在用的身份证也是余悦。”王俊鑫提醒着眼前的这对老夫妻。

    “哎,我们怎么会搞错?”

    这个姓余的叔叔说:“当年我侄女余悦死了,原本是要消户的,可温家那丫头回来了,说她的名字土气不好听,然后我侄女的名字好听,让把她的户消了,然后她用我侄女的户口,换上她的照片办理了身份证......”

    “这怎么能操作?”王俊鑫皱着眉头问。

    “现在肯定不行了,现在都联网了,一切都存档了。”

    叔叔耸耸肩膀说:“可二十四年前,什么都乱七八糟的,好多人的身份证年龄都对不上,那时候很容易弄的,所以温家的丫头就把我侄女的名字占了,然后我侄女死了在户籍办消户的是温家那丫头的户口.......”

    “那.......温昕和余悦是表姐妹吗?”温昕用颤抖的声音问。

    “表个啥啊表?只不过是一个村的,邻居而已。”

    老阿姨对温昕说:“农村人,从小在一起,感情倒也还说得过去,然后我侄女比温玉梅还小几岁,小时候我侄女倒是爱跟在温家那丫头后面跑,后来温家那丫头出去打工了.......”

    “那.......你们见过这东西吗?”温昕拿出那条有个吊坠的红绳子问。

    “没有。”

    叔叔和阿姨同时摇头:“我们侄女余悦没见她戴过,温家的丫头小时候戴过没已经记不清了.......要不,你上温家去问问吧。”

    “温家?”温昕明显的怔了下。

    “对,他们以前住乡下,不过温家那丫头后来不是当歌星了嘛,赚到钱了,在县城给买了房子,他们现在住县城了,你们去县城找他们吧.......”

    叔叔阿姨人倒是挺好的,或许也觉得他们可能是有什么急事,甚至把温家人在县城所住的地址都告诉他们了。

    王俊鑫和温昕谢了余叔叔和阿姨,然后俩人才一起走出这个不大的菜市场。

    “我们现在去县城吧。”

    王俊鑫对温昕说:“刚刚那叔叔说了,坐公交车去县城也就一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开车去,估计半个多小时就到了。”

    “不,我不想去了。”

    温昕轻轻的摇头,她被余悦就是温玉梅这个消息给彻底的击倒了,再也没有要找母亲的心思了。

    而之前,她听余悦说温玉梅已经死了,那时候她还想,即使死了,她也应该去坟头烧点纸。

    想在想来真的是好笑——

    呵呵,温玉梅已经死了?

    当余悦看到她手上的红绳吊坠时,应该就知道她是谁了吧?

    可人家拒绝认她,而且也怕她继续找下去,然后才说出温玉梅已经死了的话来。

    余悦,也就是温玉梅,她有她自己的生活,她可能不想让她去打扰她平静的生活吧?

    也是,在网上查一下,就发现温玉梅,也就是现在的余悦过得有多幸福。

    而她找过去,无疑会提醒温玉梅过去的那一段,而那一段,对温玉梅来说,无疑是不堪的过往。

    温玉梅已经改名换姓了,甚至让‘温玉梅’死去了,由此可以看出,温玉梅是多么的不喜欢有她的那一段人生。

    她把她丢在了孤儿院,她自己再‘死’而复生,想来也是做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心。

    既然这样,她一定不希望有人提起她的过往,而她自己也绝对不愿意回到曾经的过往。

    所以,她是多余的,她的存在和温玉梅曾经在滨城的那段历史也都是多余的。

    所以,事情就到此为止吧,没有找下去的必要了。

    她知道母亲还活着,而且还活得很好,同时也并没有找她,不是那种为了寻找女儿已经倾家荡产的妈妈,这已经就足够了。

    之前想着要找母亲,是担心母亲也是万千寻找孩子的母亲中的一员,她怕自己过着平静的幸福的日子,而母亲却在风餐露宿,在倾家荡产的寻找自己。

    母亲过得很好,而且有了新的家庭,过着幸福的生活,这就足够了。

    想到这里,她看着手腕上的红绳,轻轻的解下来,在手里捏了好久,只感到那温润在此时格外的硌手。

    最终摇下窗户,扬起握着红绳的手,然后用力的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