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迷 > 荣耀战帝 > 第19章 真正的大人物

第19章 真正的大人物

    看着戒备森严的周遭,方行眉头一皱,又看了看车牌,都是东海省城的。他们是怎么找来的,方行无暇思考。

    一晚上没见老婆和闺女,心里痒痒的,他买了部手机,准备送上去,可丈母娘的不待见,让他犹豫了。

    “方先生,您……”楚天赐喘着粗气,激动道:“您好,我是东海境楚家家主,这是名片。”

    人群震惊了,拒绝李长风拜见的大人物,竟在方行的面前,表现的如此卑微。

    搞了半天,原来真正的大人物,是李荣的女婿啊!

    方行不咸不淡的说道:“我老婆喜欢宁静,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的正常生活。”

    “额……”楚天赐面带尴尬,彷徨不安道:“其实我……我还有个重要的消息,不知能不能说。”

    他想起了李荣的话,但周围人太多,说出来害怕方行因丢了面子,而迁怒于楚家。

    “说!”方行一脸淡然,他早就知道,身份暴露后,必然会有无数投机取巧的人,前来讨好他。

    “林小姐此刻在林家,您在这见不到!”楚天赐的声音,小到外面的围观者,根本听不到,说完后又偷偷的看了一眼,生怕冒犯了。

    当方行的眼眸中,闪烁愠怒时,吓得他连忙又道:“方先生,我……我说的都是实话,绝对没有半点虚假!”

    方行眉头一皱:“清音怎么会去林家?”

    话音落后,转瞬上车,朝林家疾驰而去。

    唐鹤德连忙上前:“家主,那我们?”

    “跟上去!”楚天赐咬紧牙关,见一面不容易,就算冒点风险,只要能博得好感,也是值得的。

    当然这个风险,不是得罪林家,而是害怕方行生气。不过方行和林家貌似不合,这是他愿意冒险的原因。

    红旗L5带头前行,劳斯莱斯幻影紧跟其后,后面还有九辆奔驰,惹得路人震惊不已。

    道路上,所有车,见到疾驰的车队,哪怕冒着被扣分的危险,也要强行变道,因为这些车,他们得罪不起!

    江城的交通系统,开始慢慢瘫痪!

    而楚天赐出现在江城的消息,不知怎么走漏了,很快就传遍了上流圈子。

    李长风接到汇报后,眉头紧锁:“楚天赐收下了我的礼物,还不愿意见我,反倒去了林家?”

    他神情微微一顿后,面色骤变:“不好,快点备车!”

    不仅仅是李家,得到消息的大势力,几乎都出动了,不为别的,就为了能见上楚天赐一面。

    就因为楚家在东海境,是绝对的霸主!

    要是能得到楚天赐的赏识,就等同于得到了护身符,没有谁愿意放弃千载难逢的机会。

    林清音刚到门口,就看见躲在墙角哭泣的闺女,心如刀割般的痛楚:“萌萌!”

    “妈妈,他们欺负我,还不给我饭吃!”萌萌看见了母亲,瞬间哭红了眼:“我们离开好不好,萌萌不想待在这……呜呜……”

    “小小年纪,就满口谎话,跟你那野爹一个德性。”林寻山坐在椅子上,嘴角带着冷笑:“我给你包子,你不吃,反而还怪在老子头上。”

    “坏人把包子放在地上,用脚踩过了!”萌萌哭道:“妈妈说,掉在地上的食物脏,不能吃。”

    林清音的美眸里,布满了愤怒:“你连小孩子都欺负,还是人吗?”

    “啪……”

    林寻山上去就是一巴掌,打在了萌萌肉乎乎的小脸上。

    她,还是个孩子啊!

    萌萌双手抱着头,放声大哭着:“呜呜呜……好疼……”

    林寻山叱喝道:“不许哭!”

    “额……啊……”萌萌被吓得,止住了哭声,但红肿的脸庞,记录着她所受过的伤害。

    “混蛋,我跟你拼了!”林清音的声音都嘶哑了,愤怒的冲进了屋里。

    可林寻山只是挥了挥手,就有两名护卫,将林清音拦住了!

    “林寻山,你不是人!”

    “你猪狗不如,就不怕遭到天谴,下地狱吗?”

    饶是林清音,从小受过良好的教育,可现在也忍不住了,她想破口大骂,才发现自己连骂人都不会。

    身体又被禁锢着,使不出一丝的力气,绝望的撕心裂肺哭喊道:“你们放开我啊!”

    “求求你,饶了萌萌,她是无辜的啊!”

    “妈妈!”

    “坏人,不要打我妈妈!”

    “萌萌讨厌你!”

    “……”

    林寻山嘴角带着不屑的笑意:“如果不是你,李大少就不会向我们施压!”

    “林家的落寞,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真不知道,李大少怎么就看上你这朵残花败柳了!”

    林清音气的红唇颤抖,眼中只有无限的愤怒。

    林寻山大手一挥,无情道:“把野种带走!”

    随即一名护卫,走了进来,直奔蹲在墙角的萌萌!

    林清音痛彻心扉的吼道:“你不能带走萌萌,你没有权利带走我的女儿!”

    “得罪了,李少夫人!”那名护卫扔下一句话后,就强行将萌萌抱走了。

    “妈……妈妈……萌萌不要和坏人走……”

    “萌萌……妈,对不起你!”

    “林寻山,我恨你!”林清音被控制在椅子上,就算用尽了浑身力气,也动弹不得半分。

    “啧啧啧……太感人了,我都快流眼泪了!”林寻山一边讥讽,一边敲打着桌子上的婚纱,戏谑道:“如果不想让萌萌受罪,就乖乖换上婚纱,让我看看尺寸要不要改。”

    林清音美眸布满怒意,不甘的喊道:“方行是不会放过你的!”

    “他?”林寻山轻蔑一笑:“这笔账,我会慢慢找他算的!”

    然,就在这时,一名护卫走了进来,靠在林寻山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后,便退到了一旁。

    林寻山神色陡变,随后微眯双眼道:“好自为之吧,没人能救得了你!”

    看着恶魔,离去的背影,林清音颤抖的抚摸着衣架上,镶满璀璨钻石的婚纱,早已万念俱灰:“我就算死,你也不配得到!”

    穿上,对不起方行!

    不穿,对不起萌萌!

    所以,除了死,别无选择!

    但她想漂漂亮亮的离开,只希望林寻山好好做个人,善待身上流着林家血脉的萌萌!

    她在绝望中,换上了洁白的婚纱,缓缓走出房间,不知道为什么,走廊格外的安静,甚至没有人把守。

    她,迈着优雅的步伐,回忆着与方行待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朝着楼顶走去。

    “我要去前线了,等我三年好吗?”

    “待我杀完敌寇,回来陪你厮守终生!”

    “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回来找你!”

    “不管身在何方,我的心,始终留在江城!”

    “清音,对不起,我即将随大军出征万里无人区,战事结束前,这是我打给你的最后一个电话!”

    “……”

    往事历历在目,她仍然记得当年送新婚丈夫参军时,遭受的那些鄙夷眼神。

    为了不让方行有后顾之忧,她,默默的承受着一切。

    不管面临怎样的困境,每当那个男人打来电话,都会笑着说一声:我过的很好,不要牵挂!

    甚至从怀孕,再到生下萌萌,都没有透露过半点消息!

    她害怕,萌萌的出生,会成为他的负担!

    大敌当前,男人就该顶天立地,为国尽忠,怎能让小小家事羁绊了手脚?

    就在三天前,当那个男人站在她面前,说了一句‘我回来赴约’时,让足足等了两个三年的她,刹那间哭成了泪人!

    她,身穿奢华的婚纱,站在楼顶,任由微风,吹乱青丝长发。

    她,看着脚下距离地面二十多米的高度,身体缓缓前倾,嘴角划过凄惨笑容:“永别了,希望来生还能让我等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