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迷 > 全球追妻令:老婆,离婚无效 > 第900章 拿出诚意

第900章 拿出诚意

    付鹏的嘴巴微张着,可是吞吞吐吐的半天也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直到他看到陈似山对着自己的笑容越来越放肆,才颤抖的声音缓缓的问了一句。

    “那你,那你想怎么样?”

    陈似山满意地笑了,他要的就是付鹏这样的回答。

    只要付鹏说出了这一句话,从今往后他们二人就是一个生命共同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一个下地狱,另外一个也要跟着陪葬。

    付鹏再也别想丢下他,更别想把自己从这一摊浑水中捞出去。

    总之,陈似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付老先生你现在应该已经在记者面前宣布针对着席谨忱他们的事与你无关,全部都是我的所作所为,对吧?”

    付鹏愣住了,陈似山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想让自己把那些话给收回来吗?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木已成舟,再想改变也难了。

    如果付鹏在此时此刻忽然转换了口风,那么所有人都会怀疑到他的头上来,都会认为他们是一个共同体,甚至还会猜测是他们内部出现了分歧,所以付鹏抛下陈似山不管了?

    但是最让付鹏胆战心惊的是,旁人可能会有的那些猜测根本都是事实,想抵赖是抵赖不了的了。

    在付鹏有些六神无主,也猜测不到陈似山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时候,陈似山接下来的一句话就让付鹏更加不知所措了。

    只听见陈似山缓缓开口,“我知道付老先生你现在认为话已经说出去了,就是泼出去的水,再也没有办法收回。但是你也可以不做解释,反正那公司也不是属于你的了,那只不过是一个脱离了付氏集团的子公司而已,哪怕我继续坐在这个位子上,旁人也不能拿我怎么样,他们最多也就是猜测付老先生你无能,不能把自家的产业收回来而已。但是也并不值得奇怪,希赫早就脱离出去的公司,怎么会是属于付家的产业呢?既然如此,就更不属于你了。”

    付鹏震惊的看着陈似山,他让自己这么做,和要了他的命有什么区别?

    他真当别人是傻子吗?

    他真的以为这么做,旁人就不会猜出他们之间那些肮脏的关系?

    陈似山所说的有一点是对的,现在那家模特公司确实是从付氏集团中脱离出来的,以后付氏集团毫无半点关系了。

    可是难道外人就不会暗自揣测着,为什么早已与付氏集团分割的公司会让陈似山这个空降一般的人坐上了总裁的位置吗?

    如果没有付鹏在按住安排的话,陈似山怎么可能会占到如今这么高的地位?

    这一点昭然若揭,如果按照计划的话,今天付鹏通过这种方式撇清关系,旁人或许还会打消了这种猜测。

    虽然如今事情有变,但若是按照陈似山所说的去做,就永远不可能消除旁人的疑心了。

    付鹏这边刚刚说了陈似山那么多坏话,而那边陈似山还如此猖狂,付鹏却不闻不问,这样的前后矛盾,怎么可能不让人疑心呢?

    付鹏简直像是被陈似山给逼到了悬崖峭壁上一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能不上不下的挂在了一个中间的位置。

    他脚下踩着的是一块摇摇欲坠的石头,一不小心就容易掉下去,粉身碎骨,可偏偏陈似山还在逼迫着他。

    他给付鹏的选项只有两个,要么和自己合作,或许还会有反击的机会。

    要么,在外人的眼里被迫的和自己成为一体,然后独自面对着末日的到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或许就只有生与死的选择了。

    付鹏当然会选择活着,可是想要活命有多难,付鹏不是不清楚。

    如果一步走错了,那他只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可是如今他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付鹏的心中比谁都清楚,哪怕是他现在再纠结,再拿不定主意,最终都不得不听从陈似山的安排。

    因为他没有别的办法了。

    看似两条路摆在他面前,但实际上真正能够走得通的,也无非只有合陈似山合作的那一条路。

    付鹏僵立在了原地,难道就这样把自己的生命和自主权都交给其他人了?

    还未等付鹏回答,陈似山就已经先替他做了选择。

    “付老先生,你如果不回答的话,我就当你同意了。其实这件事也并不难,你虽然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但并没有在真正意义上对外宣布我到底都做了什么,所以旁人就算是猜测也抓不到真正的证据,我们只需要不在意那些事就好了。”

    可是他们真的能够不在意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陈似山胆大妄为,把纯纯给偷了出来,席谨忱就绝对不会放过他。

    所以日后他们要面对的,就是于席谨忱的争斗不休。

    直到有一天,他们先将席谨忱打入地狱,或是席谨忱早一步把他们推下悬崖。

    总之,一场冥冥之中的战斗在陈似山把纯纯带走的那一刻就无声的打响了。

    他们现在是在与时间竞赛,谁能先把自己想做的做好,谁就赢了。

    而输的那一方,自然是会粉身碎骨。

    付鹏依旧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但在他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陈似山扯了一把。

    他被推着来到了那个出租车前,陈似山收回了手,半倚在车边,气定神闲的看着付鹏。

    “当然了,这件事不是付老先生你点头就算数的。”

    付鹏心头猛的一跳,陈似山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不是点头就算数了?

    他不是已经答应了陈似山,愿意与他继续合作,也愿意听他的安排了吗?

    他还想做什么?

    他听见陈似山在自己的耳边冷冷一笑,“付老先生既然要合作,就要拿出诚意来吧?你总要做些什么让我相信从今往后,你不会再像今天这样无情的把我丢弃了。”

    虽然还不知道陈似山到底想让自己做什么,但是付鹏的心却先一步颤抖了起来。

    他隐隐猜测到,陈似山想让他做的事日后一定会成为他毕生的阴影。